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全防卫网改版调试期间,找BUG获刀币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安全防卫网最新发展动向 何为安全防卫? - 给官方提建议

安全防卫点评系统正式开通测试了 安全防卫专题 精彩专题站即将上线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近期将开通刀币可兑换防卫工具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 本站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电子杂志即将上线 安全防卫精彩视频 - 防卫用品大全 - 本站开放邀请加盟

编辑推荐

查看: 3761|回复: 1

[传统武术] 纪念那些流过的汗与泪 - 很朴实的文笔

[复制链接]

309

主题

0

好友

1866

积分

嘉宾

发表于 2013-1-16 00:4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接触格斗,是小学二年级,爸爸说要教我武术,我就傻傻得问累不累啊,我爸说会很累,我就没吭声自顾自玩去了,我却还记得妈妈和爸爸的对话 妈“这孩子不喜欢这个,也没什么体育天赋,你……” 爸:“没事,他喜欢什么,想学什么,就让他自己选择吧。我这身功夫,传不下去的话……那也就算了吧。” 只是简短的两句话,却还了我一个灿烂美丽的童年, 但我犹然还记得,爸爸那声怅惘的叹息。


其实那天,爸爸给我演示了很多“漂亮”的招式,但那时的我 兴不在此,说句不恭的话,当时却是当真人电视看了,但却还觉得爸爸没有电视里那些武林高手厉害。(后来才知道,什么飞檐走壁都是假的,孙猴子的传说也只是神话,可那时候小啊,就觉得孙猴子那样,一下就有了七十二变大闹天宫的本事才叫学功夫)于是,那一次大好的机会,就流失了。那年,爸爸三十二岁,我七岁。那年,爸爸肌肉结实,壮得像头牛,空翻什么的信手拈来。我身体孱弱,疾病缠身,偏偏还挑食得很(不爱吃肉,就独爱土豆……)


后来,平静的度过了一年,这一年,像其他孩子一样,偷懒不写作业被老师叫家长,家里没人时自己在沙发上看电视,叫上一堆同学到处捣乱,偶尔掐起架来回家哭鼻子(小时候老被欺负)。可是直到有一天,在外打拼的叔叔回到家来(家乡是内蒙古乌海,当时叔叔是在广州打拼),给家里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喜庆,此处略过不表,叔叔待了几天,跟爸爸说了些什么,爸爸表情很郑重,很严肃,我不敢偷听,但后来我知道,是叔叔在跟爸爸描述广州的美好蓝图,爸爸是个很沉稳的人,但那时,他被打动了,(那时家里的水磨石厂因特殊缘因倒闭了,爸爸也下岗了)后来,爸爸跟叔叔一起来到了广州,这一别,竟然就是两年。


爸爸走后,我经常问吗吗:爸爸啥时候回来啊? 妈妈总说:很快,很快。 可那时候的我已经知道,这很快两个字,其实是没有把握。没过几个月,妈妈也不辞而别去往广州了,是的,不辞而别,虽然我早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但倔强的我还是赌气得说“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我也不要他们了!” 练妈妈的电话我都没接,其实,我不是真的生气,只是不愿意让她们听到我哽咽的声音而担心。


爸爸妈妈走了之后,偌大的书房里我常常望着墙上挂的毛笔和靠在墙上的兵戈出神——爸爸有时就会拿着它们舞动啊……我倔强的性格不允许我因为他们的离开流下哪怕一滴泪水,但这不代表我就不想念。就是那时,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武术这个词,在爸爸书房里那个角落,满满的全是武术杂志和书,我翻着字典一个字一个字查出书名的意思,然后抽出来,翻看……是多大的执念才能让一个七岁的孩子,翻看这些连大人们都嫌枯燥的书啊。那时,我对武术也只是好奇。那年那个瘦弱的小男孩却不知道,这萌生的一点好奇,后来竟然丰富了他整个炽热的青春。


这两年,我就是在书堆中混迹的,当然,最爱翻看的,还是那种连环画小人书。只是爸爸那里所有的连环画小人书都是武侠小说,于是对这神秘的武林更抱有了一种莫名的向往。
三年级暑假的时候,爸妈要把爷爷奶奶和我接过去,去那个神秘的,绿色的南方城市(大戈壁不止有绿意茵茵的草原,更常有黄沙漫天不见天日,更有祁连山刺破落日血染蓝天。至少在我的记忆里,只有白杨,黄沙,落日,残霞,而不是碧草连天。)三天两夜的火车,四个小时的大巴,景色在两边飞速倒退,我却没有离乡背井的惆怅,只叹当时年少,不懂乡愁,不识明月南北。


我的小学,有一半是在这里度过的,这里,也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广东省,中山市。在小学的日子里,除了体育,我各方面的天赋都让我轻易的出类拔萃了(体育是的确没天赋,这我自己也承认,身体从小就不好,协调性也只是大众级的) ,演讲,播音,主持,唱歌,表演,都有拿奖,唯独体育,永远只游离在及格线外,于是,爸爸也就彻底放弃了,只由我自己发展了.值得一提的事,在我五年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同龄的朋友,我叫他杨树虫。而又是他,在认识三年多后,带我爱上了体育。


杨树虫是个乖乖的好学生(至少小学的时候还是),而我是那种亦正亦邪的刺头优生,我带头不遵守纪律,经常让老师气得要找我家长,成绩却也不赖(小学的东西,用点小聪明就不怕掉下来,还是比较轻松的)。我俩第一次接触,就是比成绩,比数学,比语文,比英语,比奥数,比课外知识,那时候我俩小屁孩经常吵起来,然后谁也看不顺眼谁,再然后当然就是掐架了,但是由于我的狐朋狗友挺多的,所以当然是他被我们合伙欺负了,有一次,还把他整哭了,我也挺不好意思的,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仗着人多欺负过他了,但经此一次,两人的友谊,却越来越紧密了。(这里词穷了) 一直到后来,我常去他家蹭饭,他也常去我家蹭游戏机玩,一来一往的,彼此家里也知道了我们俩的死党关系了,在家里人有意的促成下,友谊之花绽放得也愈加美丽。


初中后,他去了一中,我则还在那所民办学校里读书,彼此的联系是少了,但奇怪的是,彼此的友谊却没有因此黯淡哪怕一分一毫,初中的学习已经不是可以用小聪明轻易搞定的了,他家里管教也严格,我家也是,也就没有机会再聚在一起了。直到初二那年,我找他玩,他带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啸林),就是初识的第一天,我们一起去了珠海玩,啸林在我面前show了跆拳道华丽的单脚旋风踢,我很喜欢这华丽的招式,但是当时却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就在珠海玩了一天,疯了一天,就彼此熟络了,犹记得啸林自己陶醉在自己五音不全的歌声里那销魂的表情和杨树虫抓狂的大叫。


过了几天,我们三个一起逛街玩,他们俩一起让我跟他们一起去学跆拳道,我自己也觉得老宅在家里不是个好事(太无聊了,没啥事干)就跟他们一起去上了一节课,就是这第一节课,我认识了我格斗方面真正的启蒙老师——秦教练。我一开始接触格斗学得就是这个被好多人说得翔都不如的跆拳道。


秦教练自小习武,在十八岁的时候学习跆拳道,五年考取黑带三段,获得正式教练资格,他常常说“我没什么文化,就盼着你们能有点好成绩,别像我一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 其实,秦教练的头脑一点都不简单,他教会了我信仰,教给了我以淡然宽广的视野看世界,教会了我付出就会有回报,也教会了我坚持足下的土地。


第一次训练,韧带不好,腿也没力,协调性也差得很,但是秦教练很耐心得指导,还记得他说“第一节课,要求也不高,就把你练到明天一早起不来床就可以了。”可是不遂他愿,第二天,我尽管浑身酸痛,还是准时的起床了。


第二天的下午还得去道馆,我就早早的到了道馆,和教练聊天,和朋友玩闹(杨树虫和啸林,啸林还是改成酥饼吧,酥饼是他外号)。时间到了,上课的时候,教练让我们站成两列,右手握拳抚胸,对着国旗,对着镜子宣誓。庄严,热血,神圣,每每看见国旗,我也会想起那年那些大声宣誓的日子。
尊师敬亲,克己复礼,自强不息,坚持不懈,不以武凌人……


记得第一次拉体能,冲刺二十米蛙跳回来,然后鸭子步过去冲刺回来……各种各样的方式折麽得我站都站不稳,汗水把宽松的道服紧紧贴在身上。集体放松后走了两步路就摔到地上,然后爬不起来,小腿肚子抽筋,就有好多人过来帮忙,有扳脚的,有固定身体的,明明疼得想死的是我,他们却比我更急,竭尽全力帮我恢复,又闹得自己累抽筋,一折腾就是二十多分钟,而且回到家里要是不能好好冲个热水澡的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又突然继续抽筋,第二天站起来都打抖,走路都走不好。


那段时间的汗水,是最刻骨铭心的,因为朋友们都还在身边,记得有一次体能训练,放松之后往回家走,刚走没十几米突然小腿抽筋,措手不及的我惨哼出声,然后杨树虫和酥饼立马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表情狰狞的说我腿抽筋了,于是他们俩马上蹲下来抱着我的臭脚往回扳,真心的,刚训练完那脚丫子能好闻么?可是他们俩轮流帮我往回扳的时候却好似闻不到一样,(训练完实在没什么力气,都是硬撑着腰帮我扳回去)良久之后扳了回去不再抽筋了,杨树虫又帮我放松,放着放着,突然没动了,我正奇怪着,回头一看,却看到他抱着腿痛苦的样子,他一直强撑着,终于受不了了,也开始抽筋了……然后我和酥饼手忙脚乱得再帮他扳脚丫子。类似的事发生了不止一次,有人开始抽筋就不遗余力的帮助,然后自己又承受不了再抽筋,再被帮,那种被人关怀的感觉。


后来,酥饼回四川考学去了,杨树虫则上了职高,我去了一所三流高中。而第二个故事,就从这所高中开始了。


作者:杨柳怎堪折





回复 论坛版权

举报

0

主题

0

好友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3-6-30 23:32 |显示全部楼层
大太监。。。。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