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安全防卫网改版调试期间,找BUG获刀币 通过这个窗口,关注安全防卫网最新发展动向 何为安全防卫? - 给官方提建议

安全防卫点评系统正式开通测试了 安全防卫专题 精彩专题站即将上线 下载 - 安装 - 常见问题 - 讨论 -

近期将开通刀币可兑换防卫工具 - 开放之旅广深站成功 本站十大荣誉用户评选 - 电子杂志即将上线 安全防卫精彩视频 - 防卫用品大全 - 本站开放邀请加盟

编辑推荐

查看: 9970|回复: 6

回忆录:二战中被日本宪兵抓获的两个中国女情报员,18禁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0

好友

69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8-17 13: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马啸西风 于 2012-8-17 14:08 编辑

拘捕

我叫秋田一郎,大东亚圣战开始后,起初是在南方军的16师团的一名二等兵,由于在缅甸战役中负伤,左腿留下了残疾,于是在1943年的初秋,我调到支那云南省龙陵守备队,这里相对而言比较平静,少有战事,由于轻度的伤残,在守备队辖区中,我被分配到镇安镇的行政班,主要的工作无非是维持治安和抓捕中国军队的间谍。

随着战局的趋紧,入秋以后,龙陵一带中国军队的活动十分频繁,游击队和间谍破坏事件时有发生,传说中国部队不久就要对腾冲和松山发动大规模的攻击了,我们的日常工作也随之紧张起来。

镇安镇,也叫镇安街,是离龙陵20公里的一个小镇,我们行政班是属于龙陵守备大队的宪兵队编制的,有30多个人,镇内还驻扎有56师团的181联队,在镇西侧山岭一线有181联队炮兵中队的阵地,是拱卫龙陵的要地。

负责行政班的是冈田军曹,一脸的麻子,40岁上下,他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军官,日常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我们的行政班设在镇子西头一个独立的大院里,大院和镇子里的居民区之间隔着一片水田,院子很大,前院是办公室和宿舍食堂,后院是一排牢房,审问室在后院另一侧的地窖中,地窖很大,一个阴暗的走廊连起了几间屋子,其中除了审讯室外也有几个临时关押受刑者的牢房,还有一个简陋的医务室。

最近时局紧张,抓捕的嫌疑犯很多,后院的六间牢房里关了差不多有20多个人,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审问这些嫌疑犯。但我调到这里还不到两个星期,并没有参加过几次审问,而且参与的时候大多数也就是做些记录工作。

关于情报的来源,在镇安镇里,归顺于我们的中国人出于各式各样的目的,也经常密报一些情况,由于镇子并不大,外来的人员很容易会被注意到,大概是10月底,有人检举了几个外来贩盐的商贩很可疑,我们按照惯例跟踪了一天,就开始逐个拘捕,第一个是一个叫赵常国的中年人,因为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看守就很松懈,但在他当晚在看守室企图逃跑被发现,发生了打斗,逃跑途中被击毙后,我们就确信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但随后的事情进展不太顺利,在拘捕他的两个同伴时,居然没想到发生了枪战,这俩个人都被当场击毙了。

在失望之余,线报说,他们这一伙人上次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年轻姑娘,这次好像没有来,但这给了我们一线希望,果然,在镇公所查到,这5个人是一起办的良民证,都是那个叫赵常国的人签的字,于是在上次他们落脚的客栈安排了眼线。很幸运,第二天线报就报告两个姑娘昨晚住进了客栈,整个上午,她们都没有离开客栈,显然,这个客栈是他们接头的地点。

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的拘捕安排得十分谨慎,冈田军曹亲自带队,小泽和我安排在门口,其余还有几个人分布在周围,下午的时候,两个姑娘出来在附近的米线馆吃午饭,然后像一般的盐贩一样在店铺外排队等着进货,她们排在最后,于是等到快到她们的时候,我和小泽迎上去,以查良民证为由开始盘问,也不用过多解释,就把包括两个姑娘在内的几个人一起带到了行政班,但一进了前院,其他几个人就被哄走了,只留下了她们两个被带进了办公室。

两个姑娘都很年轻,一个是高个子长头发瓜子脸,眼睛很亮,双眼皮,配上细细的眉毛很是迷人,鼻子也很直,长得确实十分标致,身材很匀称,凹凸有致,看上去应该是支那北方人;另一个娇小一些,圆脸大眼睛,嘴巴很小,一副很乖巧的那种支那南方小姑娘的样子,她们都很漂亮,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尽管这时她们已经有些不自然,但依然掩饰得很好,笑嘻嘻的跟小泽说话,小泽早在十年前就在满洲驻屯军当兵,中国话十分精通,同样的还有冈田军曹,说起中国话来几乎和中国人没有什么区别。

小泽也嘻嘻哈哈的解释说,她们的良民证上的章不是很清楚,要查一下,不过同时也安慰她们,说是例行公事,后来小泽跟我说,这个高个子的姑娘听口音肯定是满洲人。

冈田军曹进来之后,气氛明显发生了变化,军曹一边翻看她们的良民证,一边好像漫不经心地随口问到:

“赵常国赵老板在哪里呀,怎么没有一起来?”

“谁呀?不认识呀”

“不认识?不认识他为什么给你们取证件时一起签字呀”

“噢,那个,好像是一起办的证呀,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哦”

长发姑娘反应很快地答道。

“你们这次来做什么?”

“进点货到龙陵卖”

“没见过两个女人搭伙贩盐的!”

“嗯,我们,那个,因为人手紧呀,只好就我们俩来了”

“住嘴!”

军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赵常国都已经招认了,你们还演什么戏”

这句话给两个姑娘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我看到她们俩都愣住了,尽管长发姑娘马上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说听不懂皇军在说什么,但她们俩的脸都涨得通红。

军曹满意的坐下来

“他们三个人都在我们手里,如果不是他们招供,我们怎么会一下子就抓到你们呀?”

“不明白您在说啥呀”

“够了”

冈田军曹显然是生气了,他让我们上去搜身。

在屋里的还有来自北海道的掘井圣雄是个粗壮的军人,跟我一样,也是因为负伤才来到后方,他起身快步上前,把高个子姑娘推到墙边,用手上下摸索起来,姑娘脸涨得通红,掘井除了一些纸币和随身用品之外并没有搜出什么,便转向圆脸姑娘,从她身上搜出一些纸笔和小账本,以及一些杂物,都是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

“把衣服脱了”

“求求太君,我们是良民呀”

没有理会她们的哀求和挣扎,小泽也上去帮忙,和掘井一起很快就把两个姑娘扒了一个干净,两个姑娘眼泪都下来了,捂着胸部和下身,缩起身蹲在墙边。

军曹把这堆衣物摊在桌子上,一点点的仔细搜查,我们这时便开始打量墙边蜷缩着得两个姑娘的酮体。高个子姑娘看起来很丰满,肩头圆圆的,大腿也肥嫩诱人,圆脸姑娘这时已经哭出声了,她比那个高个姑娘要更白皙一些,皮肤细细的,透着一股水嫩,因为看不到她们的胸部和下身,我们都有些遗憾。

“带到后院下面,先让她们懂点事”

军曹头也没抬地说道,一直在仔细研究那些衣物和物品。

我们几个起身上前去拉,于是两个姑娘低着头捂着胸部和下身,身体微微颤抖着被推推搡搡的走到了后院,中途遇到了要出去执勤的松下敬二等人,他们惊讶地看着,嘴里不停的叨叨着,松下从我边上路过的时候,诡秘的笑着跟我说:

“不要打得太厉害了哦”

我到行政班时间很短,虽然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有关用刑的事情,但并没有太在意,我觉得这俩个姑娘很快就会被小泽他们这样的老手给吓尿了。上个星期我在后院的地窖里参加过几次行刑,发现小泽和掘井确实是干这种活儿的能手,掘井嘛下手极狠,而小泽非常冷静,施刑时就像在慢条斯理完成一项艺术作品那样用心。坦率的说,我呢,在经历这些的时候,偶尔还是会暗自哆嗦。


初次刑讯

我们推推搡搡地押着两个姑娘走到设在后院地窖内的走廊,转过一个弯,进到第一间的审讯室内,随即便关上厚重的木门。这里发生的声响外面几乎是无法听到的,审讯室里一个100瓦的灯泡把整个屋子照的通亮,两个姑娘进到屋子里就不禁哭出声了,因为满屋都是各式刑具和吓人的刑架,屋内还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

班里还有两个宪兵也跟了进来,我们几个七手八脚的把两个姑娘按到了屋中间的椅子上,把她们的双手反剪到椅子背上。圆脸姑娘紧紧夹着腿,肩头一抖一抖的,垂着头低声哭着,而长发姑娘明显要镇静很多,她也是微微夹着腿,脸颊绯红,无奈侧向一边,但还是有意识地在静静观察屋子里的情况。她的乳房很丰满,圆滚滚的,很大但是却一点也不下垂,由于是坐着,肚子上还有些许赘肉挤出两道褶皱来,在两道褶皱中深深的肚脐十分显眼,我一眼就注意到她的阴毛非常浓密。看起来她的年龄应该比圆脸姑娘要大一些。身体各方面看起来都很成熟。

“会不会下面藏着东西吧?”

小泽说着就上前分开长发姑娘紧紧夹着的两条腿,在她的下身放肆地掏起来,姑娘呼吸急促起来,涨红着脸扭着身子,小泽没有理会,掏摸了一阵,抽出手看看手上粘的黏液,不坏好意的笑了起来。

“快来月经了吧,姑娘?”

另一个椅子里的圆脸姑娘相比之下就单薄了一些,两只乳房不大,但上翘的粉红色乳头配上白嫩的身体,确实也很楚楚动人。

小泽凑到长发姑娘面前,用脚踢踢了她的腿,小泽问到:

“说说,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情报人员?从哪里来?都做了什么?这个镇子里和谁联系?还有哪些同伙儿在镇里?”

“我们不是呀,我们是来买盐的呀”

“臭丫头,还嘴硬”

小泽不耐烦了,在这种场合,他是实际上的副班长,冈田总是会把这些脏活累活的具体操作交给他来处理。小泽一下就把长发姑娘从椅子上拎了起来,狠狠的推在地上,掘井等人上去把姑娘拖起来,两臂拉直绑住手腕,吊了起来,姑娘立刻哎唷哎唷的叫起来。

“这就受不了呀?后面可怎么办呀?”

小泽转身抄起一根竹条,开始狠狠的抽打长发姑娘,姑娘白嫩的裸体上顿时暴起一条条的青紫色的淤痕,姑娘疼得嗷嗷直叫,扭动着赤条条的身体无助地躲闪着,这时小泽一鞭抽在姑娘的下身,姑娘下意识的抬起双腿去护住下体,小泽停了下来,努努嘴,掘井立刻明白了,找来一根木棍,我也上去帮着分开姑娘的双腿,把她的两只脚绑在木棍的两头,于是姑娘大叉着双腿被吊在那里,腿再也举不不起来了。

小泽一边继续抽打这个长发姑娘,一边还回头看看缩在椅子里的圆脸姑娘,那姑娘低着头,身体在不断的颤抖。

又打了十几下,姑娘嘴里呜呜的,叫得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惨,但感觉得出来,她是在极力克制着,每一鞭下去,她的赤条条的身体就一阵痉挛。这时候,门推开了,冈田军曹走了进来。很明显,他从两个姑娘脱下的衣物里没有什么收获,他看看了屋里的情况,没有说什么就走到圆脸姑娘的身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来,静静地看着小泽鞭打吊在屋中的长发姑娘,等了一会,他揪住圆脸姑娘的头发仰起她的脸强迫她转向正在进行拷打的那一侧。

“怎么样?你也去尝试一下,怕不怕呀?”

“。。。。。”

“来,把她也挂上去”

我们几个走过去,把圆脸姑娘也往吊架下拉,她拼命地缩着身体挣扎着用脚蹬着地,又哭出了声,我们那时觉得她马上就会招认的。圆脸姑娘被背靠背地和她的同伴吊在一起,两脚也被分开绑在那根木棒的两头,掘井和小泽分别面对两个姑娘,开始狠狠地用鞭子抽打她们,圆脸姑娘惨叫的声音很大,和长发姑娘沉闷的呜呜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兴致都很高,轮流上去抽打,而且鞭子也使用了几种,直到军曹喊停才罢手。

两个姑娘浑身汗涔涔的,布满了细细的鞭痕,有些打得狠的地方已经渗出了血,随着汗水流淌到她们的大腿上,军曹走到长发姑娘前,用手摸了摸姑娘的阴部,姑娘身子猛的一抖,扭动了几下想躲开,但发现这是徒劳的,于是也就不再挣扎了。

“说说情况吧,想不想说呀?接着打下去身子就烂了”

“我们冤枉呀,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呀,哎唷,疼死了”

我们接上了电线,由于她们背贴的很紧,所以两个夹子分别夹在两个姑娘的一侧乳头上就可以了,一个组员加力着摇着电话机的手柄,两个姑娘立刻在空中一阵阵的打挺儿,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哭叫和哀嚎声,摇了一阵,夹子又分别夹到了她们的阴唇上,又是一阵猛摇,两个姑娘的惨叫声渐渐弱了下来,嘴里吐出了白沫儿,圆脸姑娘失禁了,尿顺着大腿淌了下来,长发姑娘的眼睛里有一阵只剩下了眼白。

“先放下来,让她们歇一下”

我们七手八脚的把两个姑娘放下来,她们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们围在四周,默默的等待着军曹的命令,冈田军曹坐在那里没有吱声,不知道在想什么。长发姑娘用手拢了一下头发,低下头盯着地面的某一点注视着,圆脸姑娘手撑着地,赤条条的身体还是不住的哆嗦,她用手轻轻的摸着乳房上一道鞭痕,皱着眉头哼了几声。

冈田军曹突然站起来,走到长发姑娘的身边,蹲下去,狠狠盯着她看了几眼,把手伸进她浓密的长发中仔细的摸索,姑娘立刻开始反抗,但掘井正好在她后面,一脚就把她踢倒,军曹顺势骑到姑娘的身上,终于从一缕头发中取出一个细细的小竹管,他如获至宝的回到桌子边,不一会,从那里面就取出了一个纸卷,小泽凑过去看了看

“这是181炮兵大队的炮位图呀”

随后从长发姑娘的头发里又翻出了一个小竹管,里面也藏有纸卷,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细小的文字。

“还有什么说的?快点交待吧!”

姑娘紧闭着嘴唇,不再吭气了。她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否认身份了。

现在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考虑一下:这些情报肯定不是她们自己绘制和记录的,那么是谁给她们的呢?她们的角色看来是传递或者发送情报,那么她们又将传递给谁呢?看来从这两个姑娘身上能够得到非常重要的线索!

但眼下面对两个低头不语的姑娘,没有再等待下去的必要了。屋子一侧有两根相距一米五左右的粗木柱子,两个姑娘分别被紧紧绑在两根柱子上,我和小泽等三个人在长发姑娘身边,冈田军曹和掘井等三个人围在圆脸姑娘身边,我们用的是长短粗细不一的钢针和竹签,军曹那边用的是钳子!

小泽攥住长发姑娘丰满的乳房,她的乳头很大,乳房被这一捏,乳头更显凸出,小泽抿着嘴,一根竹签对准乳头慢慢的往里扎去,他把这个进程控制得很有节奏,姑娘身子绷得紧紧的,似乎是要抵抗竹签的逐渐深入,我一直在想这种疼痛到底是什么样。我的职责是按住姑娘的头让她看着自己的乳房,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能仔细观察她的表情,她的脸疼得已经扭曲了,额头上汗水不住地渗出来,她竭力不让自己叫出来,但小泽把竹签深入一步的时候,她不禁惨叫起来,由于在穿过腋下和腹部的绳子绑得很紧,深深地勒进她腹部和上胸的肉里,她的胸部显得更大。随着竹签子的深入,她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这种酷刑给姑娘带来的最大冲击就是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我理解那种疼痛是一种连绵不绝的打击方式,不像使用烙铁那种粗暴的瞬间冲击。

小泽把竹签子捅到只露出不到两公分,然后开始慢慢的搅动,姑娘哇的一声嚎了出来,小泽完全不为所动,足足搅动了一分多钟,直到姑娘昏死了过去,但我们马上用凉水把她泼醒,小泽对我说。

“你来那一只”

我多少有些兴奋,模仿着小泽的程序开始进行了,乳房攥在手里的感觉真的很好,我下身已经硬邦邦了,但这时必须集中注意力,我完成得很好,姑娘的反应甚至比刚才小泽做的时候还要激烈,她在我耳边发出了很凄惨的呻吟,但我每次加力和改变方向都能让她惨叫一声,我注意到她被绑住的手时而攥紧,时而指头分开好像要去空中抓住什么似的。我在把染得通红的竹签子拔出来的时候,她叫得简直要疯了一样。但我们没有听到别的什么,小泽这时说: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3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回复 论坛版权

举报

154

主题

0

好友

69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8-17 13: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马啸西风 于 2012-8-17 14:11 编辑

我最后参与的那一晚

坦率地说,那时候包括山下科长在内,都对当时的局面感到无可奈何。但无论如何还是要继续下去,于是大家简单地吃了些东西,又匆匆回到审讯室。

两个姑娘被反绑在柱子上,腿软软地搭在地上,准确地说,并不是站着,全都是靠着穿过腋下和手臂绑在柱子上的的绳索,才挂住瘫软的身体。

小泽后来对我说,山下科长把这两天的毫无进展归罪于我们镇安镇行政班的失误,他说我们的方法就是为了玩弄和凌辱她们,如果拘捕后立即动用这两天使用的刑罚,应该可以取得突破,因为这样可以在犯人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用高强度的酷刑和带有毁灭性的压力去摧毁犯人的意志。而我们很温柔地对待她们,过了四天才送到这里,完全耽误了失效等等。

小泽说到这些的时候,很不高兴,他觉得这简直就是山下科长在给他的失败找回面子,并把责任推给行政班,我同意小泽的观点,我们在那四天里所施于她们身上的暴行到现在我想起来还禁不住心悸,惨烈的程度也不见得比龙陵这边差到哪里去。况且最初的时候,谁也想不到她们有这样重要的价值,如果一开始就把去她们打个稀巴烂,也许会错过很多需要循序渐进追问后才能理清的线索?不过如果非要检讨的话,的确,我们当时对于这俩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的意志没有充分的估计。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3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154

主题

0

好友

69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8-17 14: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白马啸西风 于 2012-8-17 14:13 编辑

181联队

这个决定我们都很惊讶,如果被搞死了怎么办?181联队山炮中队有差不多三百人,况且两个姑娘的下体这两天被铁条烙过,刚才又被灯泡几乎給烤熟了,每插一次都能疼得她们够呛,就这样放到那群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野战部队士兵手里,会不会出事呀?

小泽犹豫了一会,提出了这个担忧,军曹还在极度的愤懑中,他喊道:
“送过去,你和秋田看着点,实在不行再带回来”
冲洗了一阵之后,两个姑娘精神恢复了不少,我把车开到后院门口,看着她们被架出来,在早晨的日光照射下,她们赤条条的身子显得很白嫩,我摇了摇头,唉,回来的时候,还不定給弄成什么样子呢。
181联队炮兵阵地在镇安镇西侧2公里处,但盘山路需要走十几分钟,路上,两个姑娘反剪着手瘫坐在吉普车后面的车厢里,小泽尽管对军曹这次报复性的决定很担忧,但却也乐于像导游一样的絮絮叨叨起来。
“我们这次是去皇军的一个炮兵阵地,对了,就是你们情报里提到的,连炮位图都有呀,你们去过吗?是你们画的吗?嘿嘿,不管你们去过没有,你们应该知道那里有多少山炮喽,有30门呢,不过这次,对于你们,却是300门哦”

游客,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30 才可浏览,您当前积分为 0

11

主题

1

好友

27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2-8-24 17:37 |显示全部楼层
操他妈的日本人  现在有战争 爷爷我第一个当兵!

0

主题

0

好友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7-9-12 17:24 |显示全部楼层
报仇,报仇!一定要报仇!

0

主题

0

好友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7-9-13 11:28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啸西风 发表于 2012-8-17 14:01
181联队
这个决定我们都很惊讶,如果被搞死了怎么办?181联队山炮中队有差不多三百人,况且两个姑娘的下体这 ...

残忍、恶魔。。。。。。。。

0

主题

0

好友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7-9-13 13:36 |显示全部楼层
操他妈的日本人,打日本 爷爷我第一个当兵!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回顶部